Cy-Mignonne

梦在伦敦

Mignonne,allons voir si la rose...

练笔片段1.



Eduardo站在路灯下,灯光也爱他,昏黄的氲氤柔软的包裹着他,他成了漫漶浓夜里唯一的暖光。

Dustin站在台阶上,他的鼻头被冻的红红的,像圣诞老人的麋鹿,他吸气又呼气,气喘吁吁,水气聚成了一片薄翳,飘飘悠悠聚隔了光。

“Eduardo——Saverin——”

Dustin尽量让自己变得高一点,让视野里Eduardo生动一点(这台阶太高太长啦,这真的真的是场盛大的晚宴)但他只能看见巴西青年带着毛毡帽的后脑勺,像极了边上老式的灯罩,上面覆了一层薄雪,细细软软的雪,夜色一浓便看不见了踪影。
Dustin大声的喊了Eduardo,他本想挥手的,但又想到Eduardo看不见——他背着身子呢,况且挥手有道别的含义,而道别总是最后一次的相见,Dustin永远不想和Eduardo道别,他爱极了Edu,希望和他每天见面。


Eduardo转过头来,他看起来惊讶极了,晚宴尚未结束—-Mark或者Chris呢,就这样把Dustin放出来啦?

浸在黑色里的加州,手机的灯光,玻璃的反光,霓虹闪烁下每一次光影的跃动都像是一场陈年的梦,在久违的哈佛时代,有谁曾傻兮兮的跑出来拥抱过早离席的伙伴呢?

“Dustin,”Eduardo的声音被晚风吹散在夜色中,像是在自言自语,“司机来了,我要走啦。”他挥了挥手,侍者拉开了车门。

“Edu!”红头发年轻人五指并拢在嘴边像个小喇叭,他刚喊了一声就反应过来了,急急忙忙跑下楼梯,气喘吁吁的站在茫然一片的友人面前,他扣住Eduardo的手腕,不同温度的五指交缠缱卷,Eduardo被烫得瑟缩了一下,随即又柔顺的放任开来。


“Eduardo,Edu.”Dustin的神色难得沉静,而此时,Eduardo才意识到,他们都离那段旧时光很远很远了。“可以给我一张入场劵吗?”

“什么?”Eduardo愣住了。

记忆里仿佛永远长不大的红发小伙子伸手把他揽入怀中,他暖呼呼的像一个小火炉,Eduardo这样想着,回抱住了他的小火炉。
他的耳尖痒痒的,有暖风拂过。


“给我一个入场权,让我像现在这样拥抱你”

“让我成为你的最温暖的噩梦。”


白皙的皮肤上有温暖的血色漫开,Dustin终于吹散了眼前的薄翳,让光透了进来。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