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Mignonne

梦在伦敦

Mignonne,allons voir si la rose...

午夜

-没设定.爱怎么想怎么想.
-深夜产物,脑子一团浆糊,乱七八糟,词不达意.
-ooc 没意思 不好吃

我真的暴躁,磕龙嘎能不带嘎龙tag不,缺这点热度?


不是冲一个人来的,冲一群人,不好意思,看完不爽也没用,憋着,欢迎留言撕,最不缺的就是手速。


别说什么你们噶龙的也带龙噶tag,我没看过龙嘎,也不玩互攻,cp洁癖了解下,好的不学学坏的一溜一溜的,什么孩子。


看互攻直接云次方就OK了昂,那里比较free


醉鬼

-依然深夜氪肝短打,垃圾文学
-OOC 不讲三观
-满足本人脑洞罢了,各位不喜误入请自觉退出

当我打电话时你们在干什么

-深夜激情短打,垃圾文学
-OOC
-请及时止损
-三挂我也没有办法


我曾赞美你的面颊,时有冷淡薄凉,时有温柔缱卷,一眉一眼成诗成文.

也曾揣摩你的质语,是夜晚将近时蔚蓝氤氲下的水色沙滩,疏远有近.

“欸,这有什么关系”

你的笑容大方,而我却在低沉又温柔的声音里,却在吵杂的碎语调侃里,隔着光冷屏幕,真实的感受到你的脆弱,不对等的无力,无言的自讽,人感同身受的能力总是薄弱,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想到我恐怕也只是探得你层层暖装消融下的冰山一角,千分之一,更是沉闷,只想分些戾气给你,真切的望你不要温柔,望你无理取闹,望你耍大牌.

无妨,不想笑时便冷面吧,我依然心动,满心期待着

“你一皱眉,倒是为这山河,平添几分秋色”.


认认真真看了每一期有公主你的综艺节目,镜头下的你是永恒不变的春天,酒窝是蜜酿,猫纹是暖池,心是全数敞开,拥抱是毫无保留,一派把温柔唱成歌,问谁是人间惊鸿客的架势.

我不禁心生困惑,纵然在镜头前,也不该有这样的人啊,不对他人抱有戒心,总是干净又纯粹,温暖又甜蜜,这是不存在的,是悖论.

他人将之称为综艺感,夸赞你知世故而不世故,我觉得这都是扯淡,于是自然而然开始揣测你的颦笑,试图寻找罪恶.

可惜又万幸,我一无所获,兜兜转转而后恍然,经历过悲伤的人,连难过都是小心翼翼的,经历过煎熬的人,又怎舍得将他人拉入自己的煎熬中呢?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不笑是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清淡又薄凉.

笑时便酒窝盛蜜树梢挂星,隆冬弱水千层冰化作眉间一场雨,我不自情感叹人间四季不过如此.

垂涎那朵花儿许久了,最是那两点酒窝,含着蜜糖悄声乖巧窝在脸颊.还是那双眼,湿漉漉像初生的羊羔,懵懵懂懂迷迷瞪瞪,有着不符合年纪的幼嫩感,害我总想亲一亲,隐秘假背德的快感逼的人发疯.
只可惜了他是那样一朵纯洁稚嫩的花儿,不了我七情六欲全然倾注何处,被偷亲了怕也只会露出傻兮兮软乎乎不好意思的笑吧.



练笔片段1.



Eduardo站在路灯下,灯光也爱他,昏黄的氲氤柔软的包裹着他,他成了漫漶浓夜里唯一的暖光。

Dustin站在台阶上,他的鼻头被冻的红红的,像圣诞老人的麋鹿,他吸气又呼气,气喘吁吁,水气聚成了一片薄翳,飘飘悠悠聚隔了光。

“Eduardo——Saverin——”

Dustin尽量让自己变得高一点,让视野里Eduardo生动一点(这台阶太高太长啦,这真的真的是场盛大的晚宴)但他只能看见巴西青年带着毛毡帽的后脑勺,像极了边上老式的灯罩,上面覆了一层薄雪,细细软软的雪,夜色一浓便看不见了踪影。
Dustin大声的喊了Eduardo,他本想挥手的,但又想到Eduardo看不见——他背着身子呢,况且挥手有道别的含义,而道别总是最后一次的相见,Dustin永远不想和Eduardo道别,他爱极了Edu,希望和他每天见面。


Eduardo转过头来,他看起来惊讶极了,晚宴尚未结束—-Mark或者Chris呢,就这样把Dustin放出来啦?

浸在黑色里的加州,手机的灯光,玻璃的反光,霓虹闪烁下每一次光影的跃动都像是一场陈年的梦,在久违的哈佛时代,有谁曾傻兮兮的跑出来拥抱过早离席的伙伴呢?

“Dustin,”Eduardo的声音被晚风吹散在夜色中,像是在自言自语,“司机来了,我要走啦。”他挥了挥手,侍者拉开了车门。

“Edu!”红头发年轻人五指并拢在嘴边像个小喇叭,他刚喊了一声就反应过来了,急急忙忙跑下楼梯,气喘吁吁的站在茫然一片的友人面前,他扣住Eduardo的手腕,不同温度的五指交缠缱卷,Eduardo被烫得瑟缩了一下,随即又柔顺的放任开来。


“Eduardo,Edu.”Dustin的神色难得沉静,而此时,Eduardo才意识到,他们都离那段旧时光很远很远了。“可以给我一张入场劵吗?”

“什么?”Eduardo愣住了。

记忆里仿佛永远长不大的红发小伙子伸手把他揽入怀中,他暖呼呼的像一个小火炉,Eduardo这样想着,回抱住了他的小火炉。
他的耳尖痒痒的,有暖风拂过。


“给我一个入场权,让我像现在这样拥抱你”

“让我成为你的最温暖的噩梦。”


白皙的皮肤上有温暖的血色漫开,Dustin终于吹散了眼前的薄翳,让光透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