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Mignonne

Mignonne,allons voir si la rose.


心爱的人哪,让我们瞧瞧玫瑰是否......

这个同事有点烦

【Brooklyn Nine-Nine AU】
【*为意大利语】
1.

“Ms.Psycse,让Logan正经点,停止与每个来搭讪的女性调情,速战速决。”Scott的声线毫无波动,他双手扶在方向盘上,发出了最后的警告:“我发誓,他如果再这么浪费时间下去,我就踩油门了。”

“我提醒他了,”后座红头发的女警眨了眨眼睛,对着驾驶座上神情隐隐不耐的青年会心一笑:“他说他马上回来。”




“我知道你爱我,没想到你这么爱我,Scotty。”Logan拉开车门坐回副驾驶,轻佻却不失风度的把从伪装成卖花女的线人那儿顺手折的雏菊别在Scott外套翻领上的扣眼里。

“我知道你自恋,没想到你这么自恋。”Scott打开了转向灯,他目不斜视的威胁道:“把花拿下来,立刻,你知道我可以报废一个小行星。”

“有善点,Kid。”Logan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长叹了口气,颇为惋惜的点了点小雏菊,“我拿到证据了,第二十一个案子结业。”他晃了晃手中的监控磁盘,“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你输了的表情了,我假设你知道你生气的样子会使我性致盎然——”



“你们知道后座还有个人类吗?”Jean非常友善的踹了前座一脚,“GET A ROOM ,PLEASE?”





“Mystique来了。”Ororo拿着档案袋站在Archangel桌边,平静的提醒大翅膀遮掩下难舍难分的两人。

“岳母你好我是真心爱你儿子的请你不要拆散我们。”Warren一个机灵弹起来就庄严宣誓。

“放心,我不会。”Ororo真诚的说。

“我靠副队,不带这么玩的,你要吓死我了。”Warren抱紧Kurt,环顾四周幸有余悸,“下次你和Jean调情我就站你边上大喊,呃...反正我会喊的,我发誓,我会的。”


“自从认识了你我都怀疑上帝了。请克制一下不要在办公室玩限制级内容,好歹是个长了张俊脸的天使,有点自觉。”Ororo敲桌面的手顿了顿,好像看到了什么,她轻飘飘扔下一句“自己反思”就离开了。
Warren松了口气,准备再偷个啵儿,他愉快的唤着小恋人“嘿宝贝儿我们再......?”转过头却只看见一缕冉冉升起的青烟,人没了。



“嘿!Jeannie,辛苦啦!”Ororo迎上出勤回来的小分队前给了Jean一个大大的拥抱,轻松愉快。


“Storm,叫大家会议室集合。”Ororo看见Scott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身后跟着一脸无辜的Logan。

“Scott怎么气成这样?Jean,你确定你们两分手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对吧?”Ororo问。

“我确定。”Jean露出狡捷的微笑。




“开会,Wolverine来汇报。”Scott平静的说,丝毫不见刚刚阴郁的影子。他双手撑在讲台两侧,声线毫无波动,显得十分理性。

“哇哦,Logan惨了——”底下一片哗然。


“Well,Scotty,告诉我这不是报复。”Logan放下翘在桌上的脚,迈着沉稳的步子,走到液晶屏幕前,握着Scott的手上的遥控器调出张图片,“你知道我只办案不汇报的对吧。”

“这不是报复。”Scott不紧不慢的抽出手,指尖轻巧的在对方手掌心划过。

“这是报复”Logan微笑,毫不掩饰的嗓音充满魅力。

“对,这是报复,那么开始汇报,Wolverine。”Scott退到一边。


“嘿!我有疑问!”Bobby举起手,他进警局一年半依然保持着像上课举手发言一样的习惯。

“我确定我还没有开始说。”Logan说道。

“不,我就想问问你们两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Bobby在周围人的欢呼中大义献身的说完了这句话。

“Well,还没有。”Logan挑起眉毛。

底下一片失望的叹息。

“那就说明会有对吗?”Storm追问。

“开——会——”Scott敲了敲白板,然而并没有人在意来自队长的警告。

“这是一个赌局。”Logan回头看着Scott似笑非笑,“比这个月谁破的案子多,如果我输了,我就会完全服从他指令办事儿,从此相信长官相信爱,如果Scott输了——”

“闭嘴Logan.”Scott良好的教养抑制着他妄图超越大型核电站能量炸穿一座天盾要塞大门的怒火,这混杂着尴尬、气恼,还有一丁点儿羞涩的怒火。


“——他就要和我约会。”Logan看着所有人,用一个胜利的手势结束了畅想。

底下一片沉寂,两秒钟后会议室炸开了锅。

“这他妈,吓得我屁股一愣*”Warren大力鼓掌。

Scott看着一众高声喝彩尖叫极度亢奋的同事,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一群群发光的小鸟在屋子里疯狂地飞蹿,太糟糕了,Scott把脸埋进掌心,无力的放弃控制局面。


Jean给Scott映射了一颗喜闻乐见黄豆脸。



现在他更不想说话了。












“我吃光了你的万圣节糖果”

【一方变小后(包括心智)你在万圣节隔天告诉他你吃掉了他的所有糖果.】
【吃掉糖果梗来自吉米主持的鸡毛秀.重新编辑了下视频源,想看的宝宝直接微博搜索标题就行了】


Logan拿着糖果袋在专心拼拼图的小孩儿眼前抖了抖,“Kid,你的糖果没有了。”

Scott抓过袋子几乎要把头伸进去的翻找,小声嘟囔着“不可能呀,我昨天要到了好多糖果的。”

Logan伸手勾走袋子扔到桌上,蹲下身看着一脸迷茫的小孩儿解释:“我吃掉了,所以没有了。”

“......”

Scott睁大了那双蓝眼睛,手一抖拼到一半的拼图稀里哗啦散了一地.他的嘴角塌了下去,鼻子都皱了起来,蓝眼睛里蓄起了颤抖的小水花。


“你生气了?”Logan问。


“我奔波一晚上要到的糖果都没了——都被你吃掉了——”小孩拿手捂住难过的开始掉泪珠子的眼睛,肩膀一抽一抽,断断续续呜咽着,“你、你说,你是不是错了,不应该偷偷吃,咳、吃光别人,辛辛苦苦得来的糖果的...”

Logan拿过纸巾掰开捂眼的小手给他擦眼泪,“可是我饿了,早上还急着要出门。”


“可那是我的糖果啊...”小孩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奶声奶气的强调,“我的糖果。”


“可你是我的,不是吗?”Logan说着把他抱起来放到沙发上,又往他怀里塞了个软枕头,坐在边上看着他。


Scott愣了,连眼泪都愣住了,他皱着眉头努力的想了想,瘪着嘴点了点头,然后委委屈屈的威胁道:“可你一颗糖也没给我留,不管怎样,从现在开始我要生你一个小时的气了,Logan,我要开始生气了。”








【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小视频超有意思的,而我完全写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个智障(。)】

娄良:

“Goodbye to all that”



开始写这段话的时候我正拿着手机靠在公寓卫生间的毛巾架上,本来打算打开小音箱想冲个澡,但还是关掉了音乐,觉得现在我就得把脑子里的想法记下来,不然可能一会就忘了,忘了可能就再也想不起来,已经到了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会记得的年龄了。

2014年的时候,在微博写了一句话:“纽约的地铁口只吹两种风,一种是对面的列车进站的风,另一种是想坐的车出站的风。”——这种错愕感一直持续到要离开的时候,想要的东西总是一再错过,未曾期待过的事情却接二连三经久不息。

从来美国的第二年起,就一直在想结束这段旅程的时候要写点什么,做个总结。这几年动笔写与自己相关的东西的次数越来越少,对于起伏和仪式的态度愈发平和,毕业也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前脚刚感慨着时间飞逝,后脚就突然要回国了。其实本来买的是春节前后的往返机票,心一横,就变成了单程,反正淡季票价也不贵,不亏。

说来也巧,早些时候买了一笔小小的理财,截止日期恰好和回国的机票重合,这个日子和租房到期的手续也恰好吻合;年前的早上收到了公寓邮件,说在Valet工作了七年的老太太也要离职了;隔壁突然搬来了一屋子闹腾讨厌的法国人;生活用品都差不多在这个时间耗完;网易云的会员也到期了。好像有一些不可言说的东西在运作着,用零零碎碎的迹象提醒自己是时候来打破这个循环——也确实是在这个生活状态里待了很长时间了。

五年半了,终于可以回家过春节,不用再像神经病一样在屋里放着《春节序曲》折磨自己,也不用早起看春晚,虽然说去年就没看。很多东西在这几年里发生了变化,走了无数遍的长江大桥要封桥了,外公已经去世一年多,童年里能记得的建筑都拆得差不多了,我也快到了该给小辈发压岁钱的年龄——这样一看这一段话不仅是留学美国的结语,也快算是我青春的悼词了。

这两个月断断续续地在处理这边的各种遗留问题,退了房子,卖了几件家具,扔了些旧物,打包了越来越少的行李;手机号不想销号,但信用卡得停了,账单地址都改成了朋友的,一点一点地就把自己这里生活过的痕迹给清理干净。虽然回去了混个旅行签来美国再待一阵子也不难,但经历过几次这样的长途迁徙,我知道自己总之不再属于这里了。即使很长时间以后我仍能熟练地报出曼哈顿的各个街道,它也会和西雅图一样,成为某个早上我惊醒时质疑自己的奇幻梦境。

最后这二十几天把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又都仔细地转了一遍,刻意不刻意地总是凝视街头的寻常景色,或是打量一些默默杵在那儿的建筑们,甚至特地分辨出已经忽略多年的频繁的警笛声——我有点贪婪地想多留些画面在脑海中,等待某一天的突然想起,也可能是下次再回来时,一下子让自己伤感到无以复加。能预见到不远的某一天,我会坐在不知道哪里的电影院中突然兴奋或伤感,因为某个不起眼的背景是我年轻时生活过的地方。

很多事好像永远也没有所谓准备好的时候,或是难以达到心愿皆已了结的状态,来美国五年了也没拍出一套完整的系列照片,有些地方离得不远想着过两天再去终究是没有去过,想买的东西实在买不完钱和时间都不够,想见的人好像都见完了又好像没有认真道别,很多的再见都没来得及逐一说出口,但无论怎样都到了要走的时候了。这几年都是在做学生,时常感慨有机会以游客的姿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城市就好了。但其实心里都知道,纽约不会改变,年轻的我们却一去不返了。

刚来纽约上学的第一篇阅读就是Joan Didion的《 Goodbye to all that 》,现在想想,可能那个老师早就知晓了这堆年轻人的未来。标题已经是从文章里借来的,再挑一句我印象最深的来结尾吧:

“It is often said that New York is a city for only the very rich and the very poor. It is less often said that New York is also, at least for those of us who came there from somewhere else, a city only for the very young.”

要个拥抱么

【青年Scott和逆转未来后的Logan,片段】




Scott攥着毛巾,刚刚和Logan打了一架,战况激烈。要不是残存的人类理智,Scott冷静的想,他发誓,他绝对会轰飞金刚狼的脑袋叫他像经历了一场激烈性爱一样印象深刻的结束这辈子。

Scott抬头撇了眼Logan,开玩笑?他累得要死而对方和没事人似的在那抽烟?


该死的治愈因子。Scott想,他拿着毛巾胡乱抹擦了两下脖颈,衣服被汗水浸透黏糊糊的叭在后背上,天知道现在他只想去洗澡,冲掉这烦人的汗渍和他妈的操蛋的莫名其妙的委屈。


不好意思,爆粗了。Scott抹了把脸自言自语。


他把毛巾搭在肩膀上准备出去,再呆一会他会忍不住轰掉金刚狼半边脑袋的,而原因是单纯的看你不爽。



“kid.”


拜托老狼你还想干什么?Scott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好吧,Logan,”Scott转身,在护目镜下用远称不上友好的眼神扫了Logan一眼,“今天我烦了累了不打了明天再说。”


“kid.”



“听着,logan,我知道你耐力惊人,而我现在浑身上下肌肉酸痛要散架了,各方面散架。”



“Scott.”


“好吧,还有问题?”


“我只想问你要不要抱一下,”Logan好笑而无奈的看着青年孩子气的炮语连珠,在对方讶异的目光下无辜的张开了手臂,“别想太多,只是个安慰的拥抱。”


然后他看见那副护目镜下未被遮住的部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好吧,”Scott快速的抱了队员一下,“这么幼稚Logan,打个架还需要安慰。”


“没错,”Logan掐灭了雪茄搂住队友,拍了拍他的后背,“打个架还要安慰。”

我养了我男朋友三十年

【私设:James Howlett 为原名,Logan为外号.】

【背景:自己看吧,懒】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一切为了脑洞】


1.

James觉得一切是天意,他出了趟差就捡了个宝宝,缘分啊。
宝宝是个小小子,James捡到他的时候是奶奶的软乎乎的一小团,裹着干干净净的小被子,被子夹着字条,写着类似于帮我照顾这孩子的话,宝宝眨巴着肆无忌惮的蓝眼睛看那个抱着自己的大手的主人,弯了眼睛冲他咯咯笑。
杀伤力太大,青年的一颗心瞬间就化了,于是Howlett先生就有了孙子。

噢,对了,小孩儿叫Scott Summers。

2.
一切都是爹的锅。
Howlett先生五十出头的年纪,身体硬朗荷尔蒙也多的很,暗搓搓把公司丢给大学快毕业的儿砸自己去浪个一两年,想着让儿砸趁着最后一个暑假去历练历练,于是就派James就去了美国出差,谁知道儿砸恰好到阿拉斯加逛了一圈儿,然后就从街上捡了个宝宝回家。

爹:“......”儿子你还是回加拿大吧再出去几次我曾孙子都出来了。

但老爷子也是欢喜,一拍手决定不浪了,有个小小子天天逗着玩也挺好。




3.
二十五六的青年正是奋斗的年纪,一天到晚工作创业忙得不可开交。

好的是二三岁的娃娃正是乖巧的年龄,每天被老爷子送去幼稚园,不吵不闹好好睡午觉,安安静静吃小饼干认真画小人,放学排排队,看见logan高兴的挥小手,坐在男人手臂上奶声奶气的讲发生的事,讲着讲着困了抱着青年脖子打盹儿,乖的不像话。

James没和小孩讲过他的身世,但小孩知道得一清二楚。

“Logan,我们姓都不一样呢。”




4.
三十来岁的男人事业小有所成,孩子十二三岁脸尚未长开就有不少小姑娘喜欢。

Scott三好学生年年拿体育也不差。
男孩子人淘气,每天下课踢球在草地上滚一圈回家,隔着老远看见James来接甩了队员就冲过去,坐车上小大人似的费力扯着安全带,细数今天那个小女孩给他写情书了那个老师又表扬他了,完事义正严辞的说,空巢老狼,我还是最爱你的。

James无可奈何的微笑,“你还是爱你爷爷吧,他才是空巢老狼。”



5.James不觉得自己是Scott爸爸,巧了,Scott也不觉得James是自己爸爸,但Scott管Howlett叫爷爷,为什么?这得问老爷子了:)




6.然后Scott拿到了一所美国大学offer,James送他去机场,老爷子再三叮嘱Scott:不要看着小孩就捡,不要看着小孩就捡,不要看着小孩就捡。



7.
四十来岁的男人魅力无限,有颜有钱有身材,外界称他黄金单身汉,他不否认,老友叫他黄金单身狗,James表示“滚犊子:)”

二十岁的青年长的帅气,性格沉稳也不失开朗,像个小太阳,没女朋友但有不少女性朋友,没暧昧,原因是家里人吃醋。
呦呦,你小子牛啊,说,家里人谁啊,同学问他,Scott翻了个白眼,这谁知道呢。



8.
Scott有个漂亮的红发女性朋友,叫Jean。
放假时James正好出差,顺路来接Scott,看着了觉得这妹子好看,难得一见的八个加号。
于是他对着Scott夸了两句。
完犊子,这就出大事儿了。

“你听我说...”
“说你个大西瓜。”


9.

快五十的男人牛逼的很,人称冻龄男神,老友头发都没了他依然三十脸,抽着雪茄嘲笑对方像卤蛋,然后就和老友男友互殴。
老友男友长的也帅,霸道总裁范儿,就是吃东西时像个小孩,可萌。这是老友的评价。
笑起来猎奇。这是James的评价。

这两人正好有生意冲突,没事就私报公仇干一架,大家也都习惯了。

“你俩高兴就好。”



10.

James依然单身,媒体质疑他性冷淡,他表示你管我。

快三十的青年事业小有所成,大众情人魅力无限,可惜的是对外表示目前没有找女朋友的意向。

媒体采访老爷子,您家两孩子都不结婚,您不急?

老爷子:“说得跟我结婚了似的:)”




11.
万千少女很伤心,两个老公都不想谈恋爱呢。




12.
难得的清闲,James瞧着二郎腿看电影,Scott抱着平板躺他腿上,戳了戳男人那张好像真冻龄了的脸。

“logan,你为什么不老啊。”

“等你长大。”




13.

“瘦子,想谈恋爱么?”
“...不想。”



14.

“logan.”
“嗯?”


“结婚吧.”




15.


万千少女更伤心了,谈个大西瓜,两个老公都他妈在一起了.






16.

万千腐女很兴奋.



17.
老爷子也很兴奋.

????

回到未來的小飛俠:

再一次爆炸💥

Hello 2017

纽约旅游局:

新年第一份礼物

送给曾在纽约倒计时的你

快私信主页君!


tianrandesign:

#Good night Time Square# 
#Happy New Year 2017# 
My best new year ever!!! 

2016做了好多疯狂的事,今年最后一件疯狂的事情是从早上十点坐在纽约时代广场等待跨年。

 

最后倒数十秒的那一刻心潮澎湃,当缤纷的礼花撒下,看它们静静地漫天飞舞,凝视着,感觉很奇妙,周边的世界喧闹又平静。

 

好爱这样简单又幸福的跨年!

 

感恩2016~

New Year's Eve @7Av 44th St Time Square NYC

【TSN/NYSM】甜言蜜语[DE]

【从不说甜言蜜语的骑士向娇娃讨教给恋人的最棒的圣诞礼物】




圣诞节,一个听起来就美好而温馨的日子。

此时此刻,Lula觉得自己应该舒舒服服的和恋人躺在真皮沙发上看着完全符合节日气氛的爱情片,落地窗外大雪飞扬,屋内炉火旺盛温暖如春,噢,她手上还会有一只完整的香喷喷烤得外皮酥脆冒着油光的火鸡而不是半杯半凉的破拿铁。

Lula愤恨的咬紧后牙槽,操蛋的J.Daniel Atlas,不知道是他那根筋搭错了,表演结束后一脸“拜托,帮忙”的表情拉着她去后台,吓得她简直要尖叫。毕竟除了山崩海啸等非人为因素外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是超级控制狂J.Daniel Atlas无法控制的,她甚至有科学依据的怀疑Daniel玩魔术也是因为他变态的控制欲。


但她错了,这件小事对一般人来说非常容易,但对这位智商超群,情商为零的大魔术师来说,不如让地球爆炸来得简单。


----

“你又抢银行了?”Eduardo一脸惊恐的接住他的魔术师恋人抛过来的巨大惊喜,“希望你这次整的不是巴黎信贷共和银行,我最近和他们有合作。”

“不,没有”Daniel耸耸肩,冲沙发上搂着毛绒玩偶看起来此时无比易碎的恋人微笑,“这只是个圣诞节礼物,甜心。”

“Daniel,告诉我你受什么刺激了?魔术失败了?别灰心失败乃成功他妈你可不能就此放弃萎靡不振——”Eduardo往后退了退,他悄悄握紧了不久前用来怼热可可里的棉花糖的小勺子,他完全有理由相信真的J.Daniel Atlas不知道被囚禁在了什么阴暗的角落而这个假Daniel是由哪个邪恶而不怀好意的——天,Eduardo瞪大了眼睛,Daniel在吻他,主动的,一心一意的,唇上温软的触感实实在在的告诉他“你没在做梦,Edu你绝对他妈的是疯了”


“别往后退了斑比,虽然某些黑暗生物极有可能敲晕一个魔术师借此获得他可爱恋人的香吻,但相信我,绝不是在圣诞节。”Daniel无奈的扣住恋人的肩膀,俯身亲吻那双盛着蜜糖似的眼睑,又吻了吻他的脸颊,“我去准备晚餐,你在这等着,乖。”

乖?Daniel说乖???

Eduardo肯定现在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差不多集中到了脸上,脸红得他恨不得原地爆炸。

“天啊。”Eduardo把脸埋进毛茸茸的大白熊怀里,“耶稣基督圣母玛利亚啊终于在我漫长二十五年生涯中显灵了。”他心里有一万只香喷喷的火鸡在尖叫,天知道Daniel叫他的时候是该死的性感。



而此时此刻,J.Daniel Atlas 站在厨房,远远的看了眼恋人的反应,露出一抹没羞没臊的微笑。